<dd id="fznix"><u id="fznix"></u></dd>
    1. <acronym id="fznix"></acronym>
    2. <output id="fznix"></output>
      1. <var id="fznix"></var><b id="fznix"></b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fznix"><form id="fznix"><mark id="fznix"></mark></form></acronym>
        1. <code id="fznix"><ol id="fznix"><big id="fznix"></big></ol></code>
          文化頻道 > 文化滾動

          羅大佑:并未與這個世界“和解”

          電音、搖滾,這類詞匯往往讓人聯想到青春和熱血,但今年65歲的羅大佑顯然想到得更多。先是推出了一首以電吉他伴奏為主的新歌《免費》,本周六,又將在工人體育場上演“當年離家的年輕人”巡演的“北京搖滾旗艦場”。65歲的羅大佑怎么“搖滾”?著實令人期待。

          談新歌

          人生沒有真正的“免費”

          “免費,套餐的酒水免費。行規,兩廂情愿無悔。先買一送一又下殺再送一杯。”這就是羅大佑最新上線的單曲《免費》,沒有《童年》《光陰的故事》中的溫情,也沒有《戀曲1990》中淡淡的哀愁,取而代之的是電吉他伴奏的“轟鳴”,還有直指現實的歌詞。

          “我們活在一個消費的時代,不管做什么都需要錢。于是商人就發明一些&lsquo;免費&rsquo;的東西或方式,吸引我們過來消費。”羅大佑說創作這首歌的初衷很簡單,就是想回應一下當代社會人與人的關系,還在歌詞中揶揄了一下社交平臺流行的“點贊之交”。坦白說,羅大佑絕非第一個指出消費時代“貓兒膩”的人,但他用滄桑的嗓音提醒聽眾“免費很貴”,就有些歌壇“大佬”諄諄教誨的意味。“人生沒有什么東西是完全免費,如果拿來時免費,后面一定會有付出的代價。”他突然反問道,“人生不就是這樣子嗎?”

          前年,羅大佑推出了他的最新專輯《家Ⅲ》,那是當了父親之后的羅大佑的新作,表達出對家庭生活的留戀。不少網文說,女兒的出生讓羅大佑變得“柔軟”,與世界和解,“甚至失去了鋒芒”。沒想到時隔一年,羅大佑就創作出一首犀利的《免費》,還用鮮明的電吉他敲打著聽眾的耳膜。

          “其實兩者并不矛盾,一個生命確實會給另外一個生命以力量,但人不會在有了女兒后就會永遠笑嘻嘻,而是有時候柔軟,有時候堅強。”羅大佑說,“人要在不同的姿態中,展現出不同的樣貌。”

          談搖滾

          兩三個鐘頭的演出不是問題

          和這首《免費》一起來的,是羅大佑將要舉辦“北京搖滾旗艦場”演唱會的消息。雖然主題沿用了上次巡演的“當年離家的年輕人”,但據透露,此次80%的歌曲都會更換,還會用上全新的舞美燈光,羅大佑打算帶領觀眾“躁起來”。

          對于如今90后、00后的年輕人來說,搖滾恐怕是小眾音樂了,但對羅大佑來說,那是他成長那個年代中“幾乎最重要的音樂模式”。羅大佑說,在他成長的上世紀60年代、70年代乃至80年代,全世界都活在兩次世界大戰后的陰影中,“搖滾呼吁不能有戰爭,但人類總會有競爭,搖滾的話題就是如何在競爭中保持良性的戰斗精神。”

          帶著這種反思精神,羅大佑寫出了早年的《鹿港小鎮》《愛人同志》等帶有人文關懷的歌曲,如今的《免費》則延續了這個思路。他希望借此與當今的時代對話,“現在的網絡時代有大量的資源共享,資訊容易取得,但當年搖滾音樂體現的生命力和良性的戰斗力,年輕人就不太容易感受到。我想用影響我的音樂形態和新的時代做溝通。”

          但搖滾音樂的現場表演意味著大量的演唱、彈奏甚至舞蹈搭配,年過六旬的羅大佑卻輕松地說:“問題都不大。”最近一年他在臺北幾乎保持著一個月一場的表演,為了鍛煉身體,他也經常跑步游泳。“要在音樂界待下來,舞臺表演的現場一定要禁得起考驗,這是每個音樂人都要面對的。”他笑了笑說:“兩三個鐘頭或者四個鐘頭的演出,都不是問題。”

          談人生

          在不斷離別中尋找創作靈感

          和一些公眾人物不太一樣,羅大佑從不避諱談及自己的年齡。從他這兩年持續出新歌、開演唱會的強度來看,他顯然不認同自己“到退休年齡”這回事。

          “現在很多人怕老,這和社群媒體有很大關系。網絡世界讓你必須更年輕,23歲的人都會覺得自己老了,因為他會被拿出來和十幾歲的人比。”羅大佑又一次戳破這層窗戶紙,在他看來,生命的絕對價值早已經被打破,“生命的價值不在于年齡,而在于生命的狀態。”

          過了耳順之年的羅大佑始終堅持創作和表演,就算在生活中說話,都帶有寫作的語氣。“我都不知道,這么多年我的創作動力來源是哪里。”他沉思良久,“我在一個地方生活得沒有更多靈感,就會離開這里尋找新的體會。我是一個借著不斷的離別,去尋找新的重逢的人。”

          細想一下,羅大佑最初從醫生轉行做音樂,從高雄輾轉臺中、臺北,寫下了《童年》《之乎者也》《明天會更好》等經典作品,之后離開臺灣到香港,才有了《東方之珠》《海上花》《滾滾紅塵》,后來他又來到北京、上海,寫出《只得一生》《家Ⅲ》等作品。“我離家的時間幾乎有40年,這是成長的故事,就像現在的北漂,也都有成長的故事。”

          那未來呢?以后羅大佑會拿出什么樣的創作,會不會依舊保有搖滾精神?“我不知道唉。”他回答得很坦誠,不無接受挑戰的意思:“靠講沒有用,那得看作品,就看我之后寫的歌在新的時代里成立不成立了。”

          分享到新浪微博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
          中國日報網版權說明:凡注明來源為“中國日報網:XXX(署名)”,除與中國日報網簽署內容授權協議的網站外,其他任何網站或單位未經允許禁止轉載、使用,違者必究。如需使用,請與010-84883777聯系;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中國日報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,其他媒體如需轉載,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,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。
          版權保護:本網登載的內容(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多媒體資訊等)版權屬中國日報網(中報國際文化傳媒(北京)有限公司)獨家所有使用。 未經中國日報網事先協議授權,禁止轉載使用。給中國日報網提意見:cdoffice@chinadaily.com.cn
          中文 | English
          伦理电影334k老电影院